-释小龙怎么了「释小龙为何突然糊了看他父亲干的那些事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9月 19, 2022 华人新闻

释小龙怎么了「释小龙为何突然糊了看他父亲干的那些事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释小龙是很多人的童年回忆。

他在荧幕上塑造了一个又一个经典功夫形象,小和尚、展昭,无一不被众人牢记。

无数人对他寄予厚望,认为他能接棒成龙李连杰,成为新一代功夫巨星的中流砥柱。

可释小龙本人,却不这么想。

他在最当红的时期,选择退出娱乐圈,远赴美国留学。

这一去就是六年,等回来的时候,已经错过最佳的发展机会,泯然众人。

有人说,释小龙能在巅峰期保持清醒的头脑,急流勇退去提升学历,是很明智的选择。

可如果剥开他的人生履历会发现,他当初之所以远走他乡,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出国前他虽然名满全国,家喻户晓,却活的很累,这也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一、

在2岁以前,释小龙的名字,还叫陈小龙。

1988年,陈小龙出生在“武术之乡”河南登封,

加上家族世代习武,因此,他自幼就展示出了过人的武术天赋。

不止各种招式看一遍就会,且在动作上有模有样,打得比一些武术学生都要标准。

这一切被他父亲陈同山看在眼里,后者料定陈小龙是一块习武的好苗子,于是带着他进行魔鬼训练。

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候的陈同山,是少林武校的教练,训练风格出了名的狠。

在他手下的学生全都很怕他,这些学生吃的苦,受的痛,远远超过在其他武术教练手下受训的学生。

对此,陈同山坚信自己只是严厉,重压之下才能出人才,所以一直没修正自己的风格。

而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导致了日后那场悲剧的发生。

不过,彼时的陈同山,是预料不到未来的,

他把对待学生的严格,放在了自己儿子身上,甚至比对学生还要狠厉。

儿子能不能练好,成就有多高,也代表他在学校、武术界的面子。

每天天还没亮,陈同山就把陈小龙拽出去练基本功,跑步、劈叉、下腰,风雨无阻。

如果后者偷懒,他就会拳脚伺候,把儿子打得全身青紫。

那时候,陈小龙还不满1岁,刚学会走路。

最初,陈小龙因为不懂正确的劈叉方法,怎样都下不去。

陈同山就硬生生摁他下去,手段简单粗暴,疼的陈小龙眼泪直流。

但这样并不能换来父亲的安慰,反而是一顿严厉的批评。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这样残酷的训练,让很多人都觉得于心不忍,包括陈小龙的妈妈。

只有陈同山认为,这种程度的培训还远远不够。

于是,他在陈小龙2岁的时候,无情的将他送进了少林寺,开始了更加苛刻的封闭式训练。

就此,陈小龙跟少林武术正式结缘,一学就是13年。

长期练功的生活,剥夺了陈小龙正常的童年,却也为他日后的当红与火爆,打下了扎实的根基。

同时,他还拜方丈释永信为师,并被后者赐赠法名:释小龙。

二、

在少林寺,释小龙的武术天赋得到了施展。

短短一年,他就学会了通背拳、醉拳和五行拳三大拳法,

更精通刀剑棍等武器套路,每每与师兄弟比试,他总是打的最好看的那个。

正因如此,释小龙在3岁那年,获得了随同嵩山少林寺佛学文化访问团访问台湾省的资格,

并借此机会,拿到了踏入演艺圈的敲门砖。

在访问团举行的表演会上,年纪最小的释小龙,却展示出了最惊人的专业能力,

无论刀棍,还是拳术,全都耍得干净利落,引得满堂惊呼,喝彩不断。

藉此,他在很多人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包括当时在台湾名气极盛的大导演,朱延平。

彼时的朱延平,刚拍完《好小子》系列的最后一部,这个系列由三位功夫童星主演,上映后叫好又叫座,朱延平也靠此赚了个盆满钵满。

尝到甜头的朱延平打算再接再厉,可三位主演却因为身价暴涨,最终分道扬镳,朱延平不得不重新物色主角。

最开始,他的想法是找几个替代品,继续拍《好小子》。

可等遇到释小龙后,朱延平的想法改变了。

他从前者身上,看到了一种全新的赚钱可能。

两人第一次相见,释小龙只有3岁,

纵观整个影视圈,都找不出年龄这么小的功夫童星,即便是他当时拍《好小子》时找的三个小演员,也都过了十岁。

光这一点,就足以把噱头拉满。

再加上释小龙奶萌可爱的颜值,硬桥硬马的套路,都是当初《好小子》的三位主演不具备的优势。

朱延平几乎预料到释小龙参演后的影片,票房会大爆到什么程度。

因此,他直接放弃《好小子》这个IP,重新编写剧本,为释小龙量身打造一部新片。

只可惜,因为种种因素和一些不可抗力影响,朱延平的盘算在一开始没能成功,

他跟释小龙真正达成合作,是在两年后。

1993年,朱延平亲自去往登封,跟陈同山商量让释小龙踏入演艺圈的事情。

起初,陈同山考虑孩子年纪小,有些犹豫,

但他那时候身负祖祖辈辈弘扬少林武术的期望,急需要钱去扩大影响力,所以,几番挣扎下,还是跟朱延平达成了合作。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得到了人,一个拿到了钱,皆大欢喜。

可作为重要纽带的释小龙,却像是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没人照顾他的情绪,只能顺从。

这也为他日后跟父亲的不和,埋下了伏笔。

三、

同年,5岁的释小龙在父亲的主导下,签约台湾长宏影视公司,正式开启了自己的影视圈之路。

他的第一部戏,是《笑林小子》,为了打响这个开门炮,朱延平付出了巨大的心血。

不仅邀请了当时红得发紫的“小旋风”林志颖出演,还给释小龙找了个搭档,郝劭文。

事实证明,朱延平的选角水平确实很高。

释小龙和郝劭文一经合作,立刻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两人一个负责扮酷卖萌,一个负责耍宝搞笑,在《笑林小子》上映后,立刻获得了极高的人气,很多观众记住了这俩可爱的小家伙。

不过,台湾媒体却对影片提出了质疑。

他们认为释小龙才5岁,就拍功夫片,危险不说,还又苦又累,有些不太适合。

更有甚者,将这件事上升到了朱延平的人品,说他为了赚钱,压根不顾演员死活,

当初拍《好小子》的时候,主演就只有十一二岁,现在更过分,找了个5岁的孩子。

舆论的力量不容小觑,一时之间,朱延平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无论他如何辩解,都无济于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的出现,帮助朱延平化解了这场危机。

他叫吴敦,时任长宏影视公司的老总,但这只是他多重身份的其中一个。

吴敦最大的身份,是台湾三大帮之一竹联帮的总护法,在台湾的黑白两道,都有很重的话语权。

《笑林小子》上映后,票房大爆,他同样看到了释小龙强大的商业价值,

于是在朱延平被台媒“惨黑”的时候,吴敦现身表示,已经将释小龙收为干儿子,不管他拍什么戏,都会以最大的力量保护好他。

同时,还将释小龙的父亲请来,监督剧组工作,

如果前者认为某个动作有危险,就直接删除,不会再拍。

这番话看似在对外承诺,其实是敲山震虎,警告台媒不要多管闲事。

而事实也如吴敦所料,台媒在他出面后,立刻哑了火,不敢再提出非议,

朱延平得以从舆论漩涡中抽身,集中精力去拍戏。

不过,彼时的释小龙,却因为想家,加上不想吃苦受累,其实不愿意继续拍戏。

结果这个愿望因为吴敦的插手而泡汤了。

后来剧组把父亲陈同山请来,则让他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然而,父亲这一次并没站在他这边,反而比剧组其他人更加无情。

在拍戏的时候,有很多动作需要吊威亚,朱延平跟陈同山商量,为释小龙找一个替身。

没想到,陈同山竟然拒绝了。

他说:“男孩子,这点苦是能吃得了的。”

连亲生父亲都这么说了,释小龙只好亲身上阵。

但吊威亚实在辛苦,释小龙除了要完成自己的镜头,还要给郝劭文的武戏镜头做替身。

几场戏下来,释小龙浑身都是伤,忍不住大哭。

这些都被陈同山看在眼里,他非但没有安慰,反而斥责:

“不许哭,你不是男子汉吗?”

这样绝情的行径,连朱延平都看不下去了。

他让释小龙休息治伤,还对陈同山说:“这么小的年纪,当什么男子汉。”

超强度的压力,虽然让释小龙吃尽苦头,却保证了极高的电影完成度。

他叼着奶嘴的形象成为荧屏经典,与郝劭文的搭档也成了无数人的童年记忆。

除此之外,他的身价也在短短几年内暴涨,合作对象也越来越大牌。

最巅峰的时候,甚至能跟成龙、刘德华这样的巨星对戏,

而杨紫琼、甄子丹,在当时却只能充当绿叶,为释小龙作配。

在那个时候,释小龙无疑是最耀眼的童星,

出门就有无数记者和粉丝追捧,受尽瞩目。

可释小龙本人,却并未因此而感到快乐。

他到底只是个孩子,比起光环和荣誉,还是更渴望父母的陪伴与爱,以及正常的校园生活。

为此,释小龙无数次跟父亲提出自己的心愿,希望能不再拍戏,回家上学。

结果每次都遭到后者拒绝。

彼时的陈同山,已经靠着释小龙赚到的钱,创办了全国第一家少儿武院和第一家少儿艺术团,

后来更投资5000万元,开经纪公司,创武术俱乐部,从教练摇身一变,成了数家公司的大老板。

这样的生活,是陈同山之前从未体会过的,

更何况,有钱了以后,他弘扬少林武术的梦想也能轻松实现,怎么能中途夭折?

所以,陈同山直接无视释小龙的愿望,反而与朱延平一起,更大力的为他接戏,

从港台电影圈一路高歌北上,还把手伸到内地电视圈,意欲全面开花。

而在父亲的操纵下,释小龙的事业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同时,也是他最后的辉煌。

凭借儿时积攒的名气,释小龙的内地星途异常顺畅。

第一部戏,就是当年风靡一时的《少年包青天》,

他靠展昭一角,再次树立了一个经典荧幕形象。

之后,又连续接拍《乌龙闯情关》《九岁县太爷》《少年黄飞鸿》等大戏,不是主角,就是男二,戏份都很重。

在内地发展的阶段,释小龙的名气达到了人生巅峰,

不仅成了家喻户晓的功夫小子,更被誉为“功夫明星接班人”,前途不可限量。

然而,这份巨大的荣耀背后,却隐藏着他跟父亲陈同山越来越不可调和的矛盾。

陈同山对自己的绝对控制,让渐渐长大的释小龙十分窒息。

他想要过自己的生活,自己掌握未来,而不是做一个傀儡,对别人的安排言听计从。

这样的念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发强烈,并在最终,引导着释小龙做出了退圈的决定。

四、

2003年,释小龙在拍完《水月洞天》之后,对外宣布暂停拍戏,远赴美国求学。

这条消息一出,立马引起外界哗然。

毕竟当时的他,可是炙手可热的大红星,在正当红的时候选择中断,代价实在太大太大。

无数人劝他不要冲动,包括父亲陈同山。

他在震怒之下,以断掉生活费为由,试图让释小龙回心转意。

然而,这一次的释小龙,却表现得无比坚定,

哪怕阻力巨大,他还是毅然决然踏上了去往美国的飞机。

人心都是肉长的,到了这步田地,陈同山也不再固执,

甚至还因释小龙远在海外,掏出了从未有过的温柔父爱。

这份父爱也慢慢融化了释小龙的心,父子两僵化的关系开始破冰。

释小龙的国外求学生涯,一共持续了6年,

在这6年间,他虽然主攻学业,但内心其实还对拍戏一事,念念不忘。

从5岁开始,长达十年的娱乐圈生涯,让演员这个身份成了释小龙刻在骨子里的烙印。

这不是他想逃就能逃得掉的。

在这样的心态驱使下,释小龙最终还是做出了重回娱乐圈的决定。

只可惜,那会已经是2009年,他阔别这个圈子6年,圈里早已新人换旧颜,大变了天

曾经风光无限的他现在已经没有名字,别说主角戏,连个配角都难找。

一开始,释小龙尝试着重头做起,接拍了《叶问2》,出演叶问的弟子之一,徐世昌。

这个角色是一个极小的配角,在电影里只有几个镜头,但释小龙却把他视为全新的开始,尽力演好。

为此,他还多次被主角甄子丹扇巴掌,最后连脸都打肿了。

这件事在当年一度闹得满城风雨,有人说,是甄子丹故意给释小龙难堪。

因为1995年上映的《赌圣2》中,32岁的他为7岁的释小龙作配,当了一整部电影的背景板,所以憋着这口气到如今,公报私仇。

具体原因到底怎样,外人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释小龙的地位确实大不如前。

他更多出现在一些口碑票房齐扑街的小成本剧集里,或者在大戏里打个酱油,刷刷眼缘。

可这些戏始终没让释小龙翻红,他从09年到11年,一共拍了3部电影,4部电视剧,

所有戏的热度加起来,都没他跟何洁恋情曝光时高。

从当年红遍全国的巨星落到如此境地,落差不可谓不大,但释小龙却没抱怨后悔,而是学着慢慢看开。

虽然事业跌至谷底,但至少他现在能自己掌控人生,而不是被别人操纵着,做赚钱工具。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释小龙清醒,原来自己一直没逃脱别人的控制。

2019年,有媒体爆料,一名6岁女童在一家武校内离奇身亡。

这家武校的创办人,正是释小龙的父亲,陈同山。

有目击者称,这名女童从入校到离世,只有短短两天时间。

后续的尸检报告则显示,女孩的脸、嘴巴青紫,还有些发黑,左胸和腹部有淤青,疑有被殴打的痕迹。

尽管校方一再否认,说是“女孩本来就有病,学校没打人。”

但大家联想到陈同山的教学风格,根本不觉得这话有任何说服力。

拔出萝卜带出泥,还有人爆出,这家武校早在2017年就发生过类似事件,至今原因不明。

一时间,陈同山和学校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而作为学校代言人的释小龙,自然也难以脱身,

几乎一夜之间,他就被舆论带入了暴风眼。

尽管释小龙在第一时间出来发了声明,做了回应,可名声还是受到了一定损害。

这件事只是一个引子。

除了武校之外,陈同山名下还有九家公司,经营范围从影视到餐饮,每一家都挂着释小龙的名义。

这意味着,一旦这些公司出什么问题,释小龙势必会受到牵连。

直到此时,释小龙才明白,自己所谓的自由,其实只是对身体的控制权。

而除了身体,他的名声,还有更多的东西,却依然被父亲牢牢拴着,用来做赚钱的工具。

或许在将来有一天,释小龙能完全意义上脱离父亲的掌控,但在当下,他却难逃被动。

其实,像释小龙这样的原生家庭,世界上还有很多。

这种家庭出身的小孩,所作所为都是以父母的想法为基准,自己没有掌控人生和逃脱的权利。

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工具。

但人之所以为人,关键还是在于他是个独立个体,就算被父母钳制,却也要尝试着争取,尽可能早日找到自己的主见,获取对自己生活的控制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